錯覺藝術大師~艾雪的魔幻世界畫展+故宮一日遊

作者:Xavier
從網路上得知【錯覺藝術大師~艾雪的魔幻世界畫展】這個資訊時,就積極的安排想要觀賞,票價280真是好貴啊,還好後來找到配合的行銷公司用180元買到了票!真是開心!

當天一大早六點的車,五點多就出發了,想要買的飯糰店沒開,在火車站附近又買到地雷店,我想今天的一開始真是有點不吉利啊。到台北快要九點,定時導覽是十點的,但因為從火車站到故宮還有一段距離,馬上就搭捷運紅線到士林站再轉公車到故宮博物館。這應該是我第一次到故宮吧?長這麼大都還沒去過,真是對我的童年感到疑惑…。

由於展覽是禁止攝影的,所以沒有什麼圖片可以解說,從數學界紅回藝術界的天才,也許你對艾雪這個名字很陌生,但他的作品應該或多或少都有看過吧?像是十分著名的「暸望台」或是「白天與黑夜」。


↑在展板前留念,旁邊這幅作品

在門口蓋了紀念章就先進去裡頭晃晃,這次展出的作品是由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館所珍藏的原作版畫,經由導覽人員的解說,大略的了解荷蘭平面藝術大師艾雪(Maurits Cornelis Escher,1898-1972)的生平、版畫製作的基礎知識、不同類的版畫所呈現的畫面會有何差別…等等(如木版畫通常線條較強烈、顏色濃郁,但石版畫則可表現極為細緻的線條)。

導覽解說並不會用太艱深的字眼,盡量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讓我們來認識這些夢幻的作品,這些畫作充滿著奇趣玩味,有的是不可能存在的建築構造,有的是藉由簡單的幾何圖形扭曲漸變為令人嘖嘖稱奇的畫面。我常想,要是學設計的人作品集裡有一幅類似的作品那可真是威到爆啦。

展區內有些許的多媒體運用,以現今的科技去解剖艾雪的作品是如何完成的,用電腦來算或許很簡單,但是以當時的科技發展尚未如此先進,艾雪的腦袋裡居然能裝了這些神奇的畫面,真是厲害。


↑這是整個展區唯一能拍照的區域,模擬艾雪畫作的無限迴梯

看完展覽後我們就到附近的全家買午餐吃,彬有神奇的折價券可以使用,午餐就是讓彬請客囉!但是他選的日式炭火燒肉便當真是很弱…。

難得到了故宮,當然要進去看看囉~艾雪的展覽是故宮的第二展區,要另外購票,想進故宮還得再買一次票,真是○○xx,不過這樣也好,為什麼我會這麼說,請繼續往下看。


↑故宮的樓頂

其實在我的印象裡,我曾經到過某一個很大的博物館,所以我一直以為我曾經到過故宮,還在裡面看過慈禧太后的石棺,真不曉得我這個印象從那來的?今天實際來到了故宮,是的,我真的沒來過。

到了故宮人山人海,一群一群的人在天下為公的牌樓前拍照,大部份都是陸客。在此之前,我對陸客並沒有太多想法,反正他們來就促進觀光咩,雖然網路上陸客的風評不佳,但我今天還是頭一遭感受「差」。很容易就可以分辨陸客或是台灣遊客,陸客的聲音超大聲的,莫非是他們天生嗓門大嗎?


買了門票進去參觀,原來故宮有實際在展出的部份有三層樓,其他的展品都藏在山裡頭吧?博物館裡鬧哄哄的,雖說當天是假日,但我彷彿是來到遊樂園而不是博物館。故宮的人員手上拿著個「請輕聲細語」的牌子四處走動,想想真的很可笑又可憐。

來到故宮必看的三大鎮館之寶「毛公鼎」、「肉形石」、「翠玉白菜」,人滿為患像是在排遊樂設施一樣,大家都爭相目睹,我以前一直以為毛公鼎好大一個,肉形石也像塊東坡肉一樣,翠玉白菜更是一大把,沒想到實際上真品都小小一個。

在參觀果核雕(很精細的雕刻)的時候,有個轉角是需要排隊繞過去看的,一旁的替代役不斷的用國語、英語提醒請往左邊排隊,然而他的聲音淹沒在廣大的人群中…我們排隊等著看展品,後頭的陸客團似乎亂了套的擠了過來,替代役男不斷的喊回去排隊、回去!但人還是硬要擠到玻璃窗邊來瞧,後來替代役男還跟陸客發生了比較激烈的言語衝突(我記不得他是叫陸客離開還是出去?很兇的那種)。

然後繞到青銅器展區的時候,看見有館方清潔人員拿著大量的廁紙在擦拭,一邊工作一邊提醒我們「那邊剛剛有人吐了,小心不要踏到」。吐了?吐了?吐了?!在故宮博物館吐了?對於七月份故宮門票調漲,但國人可憑身份證享150元的購票優惠我舉雙手雙腳贊成!

在故宮第一展區內的觀展經驗十分不好,非常的吵鬧,完全不像是在看展覽!陸客有導遊帶著導覽,但他們的聲音往往都比導遊還大聲,反觀其他國家的遊客,就我當天親眼看到的,也有日本人、韓國人和歐美遊客,基本上他們在參觀的過程都是不說話的,靜靜的聽著導覽人員的解說。旅遊景點在大賺觀光財的同時,似乎將觀光品質也給賠下去了…。

憑著故宮的門票,趁著旁邊的至善園還沒關門,進去裡面繞了一下,遠離故宮菜市場,這邊彷若清幽的人間仙境。在這邊我們完成了在板橋林家花園未竟的夢想「美人靠」。


↑美人靠一


↑美人靠二


↑惡搞至善園的ps作品…

到此故宮的行程正式告一段落,我們就到從前很熱鬧的士林夜市去吃晚餐,現在的士林夜市啊,地下美食街整個大失敗哦!裡面在賣的東西全部大同小異,整個地下街就是臭豆腐、蚵仔煎、甜不辣?後來我們隨便吃了個不怎樣的臭豆腐+棺材板,就到外面覓食去了。

找了一間價格看來還算平實的火雞肉飯店,我只能說台北的生活很不適合我吧?還是我天生就有發掘地雷的本事?我點了魯肉飯+燙青藝+魯豆腐,然後老板就很大嗓門的問說:「你點了魯肉飯+燙青菜+魯豆腐是不是?」莫非我的耳膜受損了嗎?不然怎麼會覺得他很大聲?然後我就跟他點頭說對。他繼續很大聲的說:「我問你是不是?」

哇哩咧「是」我略為大聲一點的說,稍後彬坐下來,老板便問他「你要吃什麼?」,彬說不用,老板就連珠砲的快嘴快回「那你不要坐在那邊,那是給四個人坐的,你不吃的話等等有人來了,你要讓座哦,我們這店很小。」

東西普通,魯豆腐偏鹹,幸好我不住在這附近。

其實一整天我的身體狀況都不是很好,有點嗜睡又頭痛,不知不覺中惹毛了彬,也讓整個旅遊的興緻降低了吧?啊呀~對不起啦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World Gym 解約退會過程

泰有趣的一天-大里【泰鑽】泰式料理

大口平價火鍋、牛排(太平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