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一雙粗粗肥肥的手,關節處特別的大,就像是樹幹的叉枝那樣,而且還歪曲不直,右手小拇指硬生生的向內折進來,彷彿骨折。

其實小時候對於我的手沒有特別的感覺,我以為大家的手都差不多,大概是到了高中的時候,跟朋友看插畫時發現,「竹井正樹」這位畫家所畫的角色,幾乎手都像是香腸那樣肥短,我們還取了一個「香腸手」的綽號。那時候才覺得「啊~我的手長得好怪啊!」

後來一直很羨慕手指美麗的人,那些彈奏鋼琴的、吹豎笛的、玩吉他的,好像會樂器的人,手都特別好看呢?為什麼我的手卻是歪七扭八的香腸手呢?

跟媽媽提到這點,家人的手似乎都蠻正常的呀?媽媽攤開了她的手,一雙苦過來的手。深色的皮膚裡滿是歲月的紋路,皺皺的手背上浮現不少青筋,像是泥土地上漫無目的的山路,不斷延伸、延伸;雖然手掌心沒有一處柔嫩的地方,但卻持續傳來溫暖的生命力,很堅毅的熱著。

我看著媽媽的手,雖然不像我歪的那麼嚴重,但也是粗肥短、關節大,原來我是遺傳到媽媽啊!她說,我出生的時候,全身黑漆漆的,沒有哭喊也沒有氣息,是醫生做了處置才漸漸回復成正常嬰兒的樣子。我想,說不定是當時手握得太緊了,握成了現在這個樣子。

這雙源自於母親的手,是象徵我們密不可分的印記,雖然他很怪,但怪得很可愛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World Gym 解約退會過程

泰有趣的一天-大里【泰鑽】泰式料理